柏菽

罪容我忏,拔我之苦,觉我之迷,亲授我记,常为我师

论刘申叔的字

这是今晚我翻激情追星企鹅小号,发现了月初激情追星时被申叔的字震惊之后写的小作文碎碎念。

感觉倒是挺有趣,发上来给大家奇文共赏之。

•专业小白,有错误请指正我一定改

可以直接翻到最后看结论,以下都是学术小白的迷惑心理活动与发言



以下正文:

这是一开始被震惊时:

左盦公的字看得我呼吸不畅,其叔父在其墓志铭中也写到:

        “夫物忌过盛。侄得名太早,厥性无恒,好异矜奇,情急近利。且书法枯稿无润气,均非寿征。”

甲骨文写得似枯枝欲断,落款草书也似初学者(比如我)(怎么方便怎么写),连断奇怪,拖折笔而行;楷书(如严复先生正)稍有金农(其实是不像的,当初我没找到清晰的图片)之影却差多许,无力且不润,也无呼吸连贯,硬要说妙处只能讲字有稚嫩天趣;行书好些,但看起来很像我联考写的行书创作(不是,我是真的烂,但是他好像还要差些……),这字让我想起来了赵子昂(没错我就硬拉大佬和他比哈哈哈)之温润却无子昂之骨力,啊有些字还有点颜鲁公的意思哈哈哈(现在看来我一直在努力挽回形象

可能和身体沉疴已久有关,但其十几岁时的字(尤指那幅在海堂的惊世之作)字形像技艺尚不精巧且无力的技工所刻的摩崖石刻,但却……当然没有该匹配的沧桑的金石之力。

真应了亲叔的话:“……书法枯稿无润气,均非寿征。”

但,学术和书法不成正比确是怪事,考试时因为字差点被刷,还因为考官看着诗极佳暂且留下。

天天看书写书字却很差,周树人周作人两兄弟都吐槽,“书是好书,字错极多”“……简直不成字样……论北大常作恶札者我为第二,第一申叔。”

虽然但是,这反差还挺可爱。

后来我发现了他的小楷:

但我看他的《咏得落花诗》册页,又写的很好,怎么回事?二者难不成有一者是代笔?要有代笔肯定是前者可能性最大而不是册页。但周遭好友对其字的评论也不好啊。难不成只有在临古人的时候才会认真写字,在写同时代的信件草稿就会写得敷衍表现他对古人之心的追求和对当时的无奈和逃避?(越来越不对劲了啊)

最后我又大胆猜测:

可能天天编书脑子和手输出不同步所以怎么简单怎么来,字丑也不是没可能[em]e400101[/em],临摹的时候就写得好(没错申叔最厉害👍)

现在:他可能不是写不好只是,不想写,或者因身体原因有心但无力罢了。



附图片:




此“明人”为明书法家文徵明。原文《赋得落花诗十首》为明四家之一沈周所作,文徵明小楷抄录成《落花诗册》。上图刘师培所临的就是文徵明——即结尾处的“衡山公”,所书的《落花诗册》。

另,《赋得落花诗十首》为沈周老年丧子寄托哀思的椎心之作。令人很难不想起刘师培十年前早夭的女儿刘熲。

此呈文书者存疑




结论:通过申叔的小楷临摹《落花诗册》与对陈独秀字的模仿(此处存疑)而表现出的控笔能力,申叔的字很大可能并不是不能写好,

而是因为写字是一件非常费精力的事情,他身体状况长时间“微恙”+人恨不得天天出书,连错字都不在意了,更何况字的美丑呢?


当然,他小时候的字并不好看可能是因为皮了不想写或者正在练习写字……这些都是猜测,但他之后肯定是有写好字的能力的,but……

(所以不要再笑话申叔了,这是多么悲伤的一件事)



评论(8)

热度(143)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