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菽

罪容我忏,拔我之苦,觉我之迷,亲授我记,常为我师

学书感悟 记录

今日与父夜谈书法,感叹书法循天之道也。未知之者玄乎其神,如能潜心静达“感气”之境,才觉柳暗花明,大道至简。玄乎其神者皆为神话也。

书,调动二心之心。二心者,一为理性之心,此为头脑也;二为感受之心,此为常言之心也。赵子昂曰:“……盖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但结字常有规律,之中又含疏密,穿插,长短,角度,开合,收放等诸对比云云。通篇下来,章法一贯,气势全开。书法之妙,在于可分析,可感受。且其求变化,而终一也。二心之练,终求除头脑之桎梏。夫玄黄宇宙,象昭明两,清混两分,而又伺一律而动,万象包罗,秩序井然。书法亦然。

譬如欧阳询之书,今世学者常堕刻板规模,然欧阳公书字字玑珠,何来刻板之说?多学者以单字书之,只求妙目,不求变化,唯以整体观之,更显字之鲜活。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