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菽

水面清圆, 一一风荷举

关于期末

今夜,很好的月光,

这是今年最后一堂课,而我不见某君或某君已不记得多久了,今天见了,也是两眼发懵,才知道过去一个学期,全都是逃课!

但我竟不知班上原来这么多的同学!

然而,我还须十分小心,只见数排前排桌位,都由寄托着同学魂灵的课本物件占着,仿佛这知识和桌子捆在一起,恐怕迟了一步,期末重点便随着他人白白跑了。

课铃马上就要响了,魂灵们也陆续找见了主人。看着这些面生的主人们陆续齐了,我坐在了最后,看来大概确实是我已经来晚了罢。


非标准鲁迅体